[夏先生一家的故事]偶遇兆悲學

有一天,夏夫人在家裡和往常一樣收拾東西,發現一本有些破舊,但似乎不特別久遠的書,封面上寫著名字,叫《兆悲學》。夏夫人喊道:“哎?老夏,你這是從哪兒來的書,名字很特別,叫兆悲學,這是講啥的?” 夏先生聽到後笑了,說:“別人給我的,是講啥的你看了就知道了,哈哈。” 夏夫人聽到夏先生這麼樂,趕緊翻開看看,看到第一頁上寫著: 事情是悲是喜,要看C兆還是C兆 啄蟲保健康,聲清,為啄木鳥像,C兆也 左右互撞擊,聲濁,為文氏圖像,C兆也 “哎,有意思啊,老夏。你有時候預測事情那麼準,難道和看這個書有關係?”夏夫人說。 “哈,我好多預測都是拍腦袋,哦不,準確的說是敲腦袋敲出來的,咱們小時候看一休,一休功夫厲害,碰到困難兩個手指撓撓腦袋就出來了,我這預測能力就差多了,是敲出來的,比一休那費勁兒多了。要說來源是哪裡,恐怕是男人的第七感,第六感被你們女人先占了。人們總說老天偏愛男人,可是為啥第六感給了女人呢?你可能不知道,俺老本行工業控制裡,傳感器是基礎,如果說感覺的能力就像傳感器,那最厲害的傳感器都優先發給女人了,這男人可能看東西就看不全了,甚至只能看到一半了,這就不是天生多一根肋骨了,是天生少一根筋。” 夏先生解釋道。

有一天,夏夫人在家裡和往常一樣收拾東西,發現一本有些破舊,但似乎不特別久遠的書,封面上寫著名字,叫《兆悲學》。夏夫人喊道:“哎?老夏,你這是從哪兒來的書,名字很特別,叫兆悲學,這是講啥的?”

夏先生聽到後笑了,說:“別人給我的,是講啥的你看了就知道了,哈哈。” 夏夫人聽到夏先生這麼樂,趕緊翻開看看,看到第一頁上寫著:

事情是悲是喜,要看C兆還是C兆
啄蟲保健康,聲清,為啄木鳥像,C兆也
左右互撞擊,聲濁,為文氏圖像,C兆也

“哎,有意思啊,老夏。你有時候預測事情那麼準,難道和看這個書有關係?”夏夫人說。

“哈,我好多預測都是拍腦袋,哦不,準確的說是敲腦袋敲出來的,咱們小時候看一休,一休功夫厲害,碰到困難兩個手指撓撓腦袋就出來了,我這預測能力就差多了,是敲出來的,比一休那費勁兒多了。要說來源是哪裡,恐怕是男人的第七感,第六感被你們女人先占了。人們總說老天偏愛男人,可是為啥第六感給了女人呢?你可能不知道,俺老本行工業控制裡,傳感器是基礎,如果說感覺的能力就像傳感器,那最厲害的傳感器都優先發給女人了,這男人可能看東西就看不全了,甚至只能看到一半了,這就不是天生多一根肋骨了,是天生少一根筋。” 夏先生解釋道。

夏夫人聽夏先生說過很多專業的東西,但仍然不是很了解,疑問道:“什麼意思?只看一半?”

“對,就是。。就像什麼呢?就像小孔看世界,或者。。半邊天。。哎可能不太準確,反正就是看到的東西少了很多,就像分辨率低一樣。” 夏先生說。

“哦哦,懂了,就和黑白電視一樣。”夏夫人聽懂了些。

“對對。”夏先生說。

“恩。這書有點意思。”夏夫人一邊說一邊往後翻了起來。